返回上一页 老式小区(DoubleKill……...) 回到首页

老式小区(DoubleKill……...)
在交换综艺里捡到个爸爸老式小区(DoubleKill……...)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天一早。

当宁沛起来准备叫宁惜和宁辰两人起床吃早饭的时候,却发现两个孩子早已经起来了。

客房里,两人已经将床铺收拾好,用过的东西也都一一放回了原位。

要不是床头那两叠被子叠的造型实在是有点……土,甚至会让人怀疑这两个孩子昨天到底有没有在那个房间里休息过。

此时,两人正整整齐齐地站在客厅门边,怀里抱着节目组给他们的那个书包,一副随时准备好了可以离开的样子。

宁沛嘴角微抽:这两个小孩是有多不想在他这里待着?

宁沛默默吐槽了一句。

细微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直播间里观众们的火眼金睛。

【哈哈,刚才我好像看到宁沛眼角跳了一下。】

【我也看到了!】

【能让影帝在戏外露出这么丰富的表情,不容易啊。】

【宁沛估计在想:我难得那么温柔,这两个小孩居然还想跑路?】

【哈哈哈哈,不过讲真,六组家庭里面,宁沛和这两个孩子绝对是适配度最低的一组。】

【一个一看就没什么当爸爸经验的‘爸爸’,加上两个貌似也没什么当孩子经验的小孩。】

……

观众们兴致勃勃地吐槽着。

不过,相比起昨天,今天宁沛直播间里的人数倒是意外的多了一些。

——

“先过来坐下,吃过早餐再走。”宁沛有些无奈地对宁惜和宁辰两人说道。

“哦。”

“好。”

两人乖乖来到餐桌前,坐下。

坐下后,宁惜才后知后觉地朝宁沛说了一句:“宁叔叔早上好。”

宁辰在桌下被宁惜踢了一脚之后,也跟着说了句:“宁叔叔早上好。”

看着两个孩子一脸紧张的模样,宁沛暗暗好笑,放轻声音回了一句:“早上好。”

随后,宁沛去给两人准备早餐。

依旧还是和昨天一样标配的面条,宁惜和宁辰两人依旧吃得津津有味。

——

吃过饭后不久,节目组的人来了。

三人坐上了节目组的车,出发前往第一期的节目录制地。

路上,宁沛会时不时地看两个孩子一眼,宁惜和宁辰也会趁宁沛不注意地时候用一种好奇又探究地眼神偷瞄着他。

三人谁都没有说话。

直播屏幕前,看着这一幕,王琪有些着急。

“沛哥怎么不和两个孩子说说话啊?”

此时,另外两组明星家长带娃的直播间里,吴知州和妻子正在给素人孩子讲着一路上的见闻风景,刘书瑜也在卖力地说着笑话试图拉近自己和素人孩子之间的距离。

虽然这两家人的表现当中演的成分多一点,但至少在观众看来是一副和和美美的画面。

唯独宁沛和宁惜、宁辰三个人的直播间里,气氛安静如死,画面仿佛静止。

“这样观众很容易流失的……”王琪又嘀咕了一声。

周奕皱了下眉,眼里也闪过了一丝担忧。

——

车里,奇奇怪怪的气氛维持了一路。

终于,在两个小时后,宁沛三人被节目组带到了他们即将入住的地方。

【到了吗?】

【呼,终于到了,我刚才看直播差点看睡着了。】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

【我也……第一次看直播差点让自己睡过去。】

【实不相瞒,我刚才真的睡了一觉。】

……

宁沛和宁惜、宁辰三人下车,入眼的便是面前一片老式居民小区。

主持人一脸笑意地来到三人面前。

“上午好。”主持人客套地和宁沛三人打了招呼,又笑着说道:“看来我们的明星爸爸和两个宝贝相处得不错。”

没出什么岔子已经是万幸了。

主持人暗舒一口气。

将宁惜和宁辰送到宁沛家里之后,导演组的众人一直暗暗担忧。

毕竟业内人都知道,宁沛的性格虽然不算差,但也绝对和温柔沾不上边。

两个孩子看起来也不太好搞的样子。

“还可以。”宁惜煞有其事地回答了一句。

“我觉得一般……唔,还凑活吧。”宁辰埋着头,用非常小的声音嘀咕了一句。

宁惜认真的语气、中肯的回答,外加上旁边某人不给面子的‘拆台’,成功将周围原本紧张的节目组众人逗乐。

主持人收敛了笑,指着身后的一片小区询问宁惜和宁辰两人:“你们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我们要住的地方?”宁惜问道。昨天他们抽到的那张照片里的砖,就是这些房子外墙的砖块。

“没错,”主持人点点头,又继续说道:“在我身后的这个居民区叫做项阳小区,是上个世纪90年代早期修建的一批居民小区,这就是你们这一周将要入住的地方。”

“你们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主持人又问。

宁惜:“挺好的。”

宁辰:“还可以。”

宁沛:“……”呵呵。

看着三人截然不同的表情,主持人忍着笑,继续介绍。

“在你们入住之前,我们需要进行一些简单的说明。”

“首先,为了保证嘉宾体验的真实性,按照节目规定,录制期间,明星家长和宝贝们不能携带与节目无关的个人物品,包括但不限于手机、电子设备、现金、银行卡以及一些贵重物品等等,”顿了顿,主持人继续说道:“你们可以保留必要的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其余则需要交给节目组暂时保管。”

主持人说完,一旁的两名工作人员已经抬着一个物品保管箱走到了宁沛三人面前。

宁沛将手机、钱包以及手表一类值钱的东西递给了工作人员。

确定宁沛身上没有其他‘违禁物品’后,工作人员又来到宁辰和宁惜两人面前。

看着面前的箱子,宁辰和宁惜二脸懵逼。

就在观众们以为两个孩子是不想配合节目组的时候,却见宁惜看着面前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我、我们没有值钱的东西。”

可怜巴巴的语气仿佛在说‘我们不配’。

两名工作人员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两个孩子被带到电视台的那天,身上除了一个破烂塑料袋什么都没有,就连身上的衣服还有书包里那些洗漱用品都是节目组给准备的。

“咳,你们不用放了。”工作人员朝着宁惜和宁辰两人干笑了一声,说道。

见物品‘没收’完成,主持人继续进行说明。

“明星家长和宝贝们即将入住的家庭中所有背景均来自真实信息,同样的,所有物资也都为真实物品,家长和宝贝在入住后,屋内的所有物品你们都可以使用,包括钱和物资。”

“要求?”宁沛问道。

“没有要求,你们唯一需要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利用所能取得的物资或者工作成功生活一周。”主持人回答道。

“只要生活一周,做什么都可以是么?”宁沛抓住了关键信息,问道。

“呃,理论上是这样没错,”顿了顿,主持人又道:“不过也有几点需要注意。”

“第一,录制嘉宾在录制期间所有的行为必须附和法律法规和道德规范。”

“第二,明星家长不得利用明星的身份获取资源和报酬。”

“第三,家长和宝贝们的行为活动必须基于节目组提供的家庭背景进行。”

说完,见宁沛目光微沉,主持人赶紧又道:“不过,不用担心,我们节目组也给你们准备了一些必需品。”

主持人一边说着,一边从一旁的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了三个信封,递给宁沛三人。

宁沛接过信封。

拆开,里面分别是一把钥匙、一部手机和三张卡片。

宁沛:“……”就这?

对上宁沛投来的目光,主持人心虚地笑笑,解释道:“第一个信封中是你们‘新家’的房门钥匙,钥匙仅有一把,请务必保管好。”

“至于手机,节目组已经预存了话费,可以放心使用。”

“另外,”顿了顿,主持然又指着宁沛手里另外一个信封解释道:“三张卡片是节目组为你们准备的求助卡片,在每一期节目录制的过程中,爸爸和宝贝都拥有三次想节目组求助的机会。”

“节目录制一旦正式开始,在非紧急情况下,节目组不会对爸爸和宝贝的生活进行任何的干预,同样的,也不会向你们提供任何的帮助,所以,仅有的三张求助卡片,请你们谨慎使用。”

“最后,在体验正式开始之前,爸爸和宝贝们还有什么问题吗?”主持人问道。

“没有了。”宁沛说道。

一旁的宁惜和宁辰不明所以,但也跟着摇了摇头。

主持人点点头:“那么接下来的一周就请我们的明星家长还有宝贝们加油吧。”

随着主持人一声打板,宁沛和宁惜、宁辰的一周生活体验正式开始。

镜头重新回到了宁沛三人身上。

除了负责跟拍的摄像,主持人和其余的工作人员迅速撤离了现场。

一时间,小区门口只剩下一大两小三个身影‘苍凉’地站在原处。

宁沛看了一眼面前的老式小区,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老式门锁钥匙——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走吧。”宁沛对旁边两个小孩说道。

“唔,好。”

宁惜和宁辰乖乖跟在宁沛身后走进了小区。

因为是老式小区,整个小区周围没有护栏、没有围墙,仅在门口象征性地修了一个大门。

小区内一共有7栋差不多的四层楼建筑。

几栋楼无规则的就地修建,楼与楼的间距很小,再加上周围堆放了许多杂物,使得小区内同行的路变得十分狭窄。

节目组给的钥匙上贴了房号标签:三栋1单元2-5。

宁沛看了一圈,很快在几栋拥挤的单元楼房中找到了【三栋1单元】的楼标。

走到单元门口,入眼的先是一条狭窄幽暗的走廊。

看着走廊四周悬挂的尘埃和蜘蛛网,以及走廊两边堆放的杂物,宁沛微微皱了下眉头,脚步略微迟疑了两秒。

反倒是他身后的两个小孩,一脸淡定地走进了走廊内。

宁沛刚想提醒宁惜和宁辰注意安全,别磕到碰到。

结果就发现这两人好像很适应这样黑暗的环境一般,走得非常稳当,不仅身形矫健地躲过了周围的杂物,过程中两双眼睛还充满好奇地在四下张望。

两人的状态让宁沛想到了观光团到某地旅游参观的样子。

走到一半,两人才似乎想起他们把一起的‘团友’落下了,于是扭过头来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宁沛。

“走吧,在2楼5号。”说罢,宁沛也跟了上去。

三人很快来到了2楼。

整个二楼一共有6户房子。中间公共的楼道区域,一盏昏黄的灯泡勉强将楼层照亮,靠近楼梯的地方有一个公共的水池、操作台,楼梯间左右两边则拥挤的排列则3个房门,走廊尽头还有一间共用的杂物间和卫生间。

【这房子看起来好老旧啊。】

【是啊,差不多是90年代非常早期的房子了吧,好多地方的这种房子都已经拆迁了。】

【这……条件是不是有点过于艰苦了?】有观众提出质疑。

尤其是和另外几组家庭比起来。

——三个明星子女虽然是住进了素人家庭,但居住条件整体来说还算不错。

导演吴知州和妻子带着素人儿子住进了市区内的公寓房内,虽然房子不大,但生活便利。

刘书瑜和素人女儿住进一家工厂的职工宿舍内,房子也比宁沛他们这个新了许多,而且生活设施齐全。

“咱们之前是和橙子台或者ikr有过什么过节吗?”公司里,王琪同样向经纪人提出了疑问:怎么感觉节目组在故意整宁沛?

听到这话,周奕面露几分尴尬。

“不是……”这个锅还真不该节目组背。

昨天录制的时候,宁沛刚抽完签他就去和节目组那边确认了——另外两个宁沛没抽到的信封里,一个照片对应的是普通的商品小区房,一个对应了某处电力小区的宿舍。

唯独最差的一个被宁沛给抽到了。

两人正说着,突然被一道清亮的声音打断。

“5号在那里!”

视频里,宁惜指着某一间房门对宁沛说道,声音中透着激动。

“嗯,过去吧。”

宁沛将门打开,一股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

因为与旁边的楼房间隔太近,屋子虽然又一个窗户,但屋内的光线并不好。

宁沛摸索到了开关,将灯打开,三人这才看清了屋内的全貌。

整个屋子大约有三四十平,一室一厅,厨房和卫生间在外面,一层楼共用。

屋内有些简单的生活设施,床、沙发、衣柜、杂物柜、一张跛脚的桌子、几把看上去同样不太稳当的凳子。

还有一些不确定还能不能用的老旧家电。

除此之外,屋子里堆放了很多前屋主留下的杂物,让本来就不算大的房子变得更加凌乱。

公司电脑前,看着直播间里的这一幕,王琪的面部抖了抖:“完了,这环境,沛哥不会当场翻脸吧?”

周奕:“……”

看着画面中面色越发凝重的宁沛,周奕只能暗暗祈祷,希望宁沛不会现场撂杆子走人。

——

画面中,与宁沛的沉重不同,一旁的宁惜和宁辰两人反而是一脸的惊喜。

“好好啊……”宁惜小声感叹道。

旁边的宁辰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也和宁惜如出一辙。

宁沛:???

观众:???

【我没听错吧?】

【这两个孩子是认真的吗?】

【该不会他们的家比这个还差吧?】

【虽然但是,但也不至于说‘好’吧,会不会夸张了一点。】

【难道是节目组给这两个孩子的剧本就是这样写的?】

【我不理解。】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一般,在屋外看了一圈之后,宁惜和宁辰两人已经毫不嫌弃脚下的‘脏乱差’走进了屋内,并且在屋内好奇地打量起来。

“这个房里里面外面两间都贴了墙纸!,还是不一样花纹的墙纸!”宁惜说道。

宁辰点点头,又指着天花板说道:“屋顶上也贴了。”

“里面这间还有地毯!”

顺着两个孩子的话,宁沛看了一眼墙上已经发黄的墙纸,屋顶同样发黄且起皮的金色贴纸,以及卧室里依稀可见已经被踩得稀薄发亮的地毯,嘴角微抽。

(本章未完,点下一章继续阅读)

在交换综艺里捡到个爸爸 https://m.hyx8.com/google/183575/index.html